当前位置:首页
 >> 交通动态 >> 图片新闻
码头“烧烤”工
发布日期:2017-07-31 浏览: 字号:【

  今年上半年,全省货物吞吐量11.5亿吨,集装箱吞吐量840万标箱,两项增速均高于全国港口平均水平2个百分点以上,全省有4家港口跻身全国前20强……我们为取得这一系列成绩拍手称赞的同时,更感佩于成绩背后辛勤劳作的码头工人,因为他们的张力,持续的高温天气终将败下阵来,因为他们的坚守,全省港口生产运行态势才会继续平稳较快增长。

“焊花”里绚烂绽放

   “小夏,递根焊条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走进连云港港东联公司机械二队的修理大院,全副武装的焊工师傅高怀军正在专心致志地焊接挖掘机抓斗。1分钟,2分钟,3分钟,娴熟的手起手落之间,比阳光更耀眼的焊花飞扬洒落,仿佛要将这个盛夏的热度燃至极点。稳健的点焊,四溅的火花,汗水在鼻尖悄然汇聚……

  连续2个多小时的高温电焊,高怀军的护目镜上早已布满水汽,脸上汗液流动,他草草一蹭了事。徒弟小夏递了一杯水过来,让他休息休息,趁着喝水的工夫,高师傅摘下眼镜,用工作服的袖子擦了一把汗。在他湿漉漉的发际间,早已结满了一圈白色的盐霜。

  耿磊是连云港港东泰工具队修理班的一名普通焊工,制作工属具货架时,焊接、切割,每一道工序都一丝不苟。边上的老师傅苏士荣,在一旁不时给以指点。苏师傅快到退休年纪了,可依然不服老,跟青年人争着干。焊工的衣服是特制的牛仔面料,厚实粗糙,为防止接触到皮肤,他们一般都穿2件。焊接时近乎千度的火焰,几乎难以让人靠近。修理车间是一座加玻璃钢屋顶的大仓库,在正午太阳的照射下,比起桑拿房来毫不“逊色”。

艳艳烈日下站成剪影

  七月盛夏,蓝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火热的太阳炙烤着连云港港东联公司十里港区。走进港区码头上,一股股热浪袭来,水泥地面被晒得有些晃眼。一排排汽车长龙等待装货,各种作业机械有序运转。
  老张是该港区的一名监护工,负责监护自提汽车的装卸服务质量及交通安全。尽管他的工作并不需要太多体力,但需要时刻紧盯,“都是大车,交通安全可不是小事。外地的老乡,出门在外不容易,我们多坚持一会,就多干一些,干好一些,这些老乡也就能早一点回家。这样的天气,他们睡车上,不开空调根本睡不着,开空调的话,要好多钱。”老张一边笑着说,一边用黝黑的手臂蹭着脸上的汗水。

  刚下过雨的场地,地面有些泥泞,还有些许积水,经过太阳的曝晒,眼前隐约有一层热浪,像极了汗蒸的桑拿房,外头站上一小会儿,浑身大汗冒出来。一旁的装卸指导员指着老张湿透的衣服说:“他呀是个热心肠,就怕服务不到位,从7点半到现在,2个多小时了,就没离开过,这衣服我估计下班了也干不了。你看,这已经是他的第三杯水了,马上又要喝完了。”

  火热的太阳,湿透的衣背,有序的生产场景,构成了港区一幅砥砺奋进的和谐画卷。

在“火烧铁板”上坐着理货

  入伏以来,常州已经由“桑拿模式”切换成了“烧烤模式”。常州港的堆场和码头犹如火烧过的铁板,理货员苏亚光在这里一忙活就是一整天。

  从早上七点半工作到晚上七点多,苏亚光头顶烈日,在高温下有条不紊地为货物拍照、计数,同各方办理货物交接手续,几乎不曾停歇,持续体感温度达到45℃,码头地表温度高达60℃,衣服常常是湿了干,干了又湿,衣服上结了厚厚的盐渍。一天下来,苏亚光又黑了一大圈。

  当前码头采取了错峰作业措施,但由于工作任务重,在当前高温情况下仍然需要加紧作业。夜幕降临,当白天留下的滚滚热浪还未离去时,另外一批理货员已经上岗了。

在驾驶室里晒成“包公”

  殷浩是盐城港大丰港区集装箱码头的一名“90后”,作为门机操作室驾驶员,他需要走过狭窄的旋梯,爬上陡峭的梯子,钻进蒸笼般的门机驾驶室体验“酷极”了的驾驶工作。尽管天气炎热,身处蒸笼,殷浩还必须穿上长袖,否则太阳透过玻璃射进来的光线容易把皮肤晒伤,因为要观察,唯一没有包裹的脸部,晒成了“包公”。

   “开始工作前,我要先检查钢丝绳,电器房高压房的空调,然后再检查门机机房、卷扬筒,一切正常后再开始操作。”殷浩一边解释工作内容,一边娴熟地操作门机,如同巨人手臂般的“笨家伙”在他的手里显得乖巧、听话、迅速而准确。

  在这个不足3平方米的操作室里,殷浩要连续待12个小时。多年的工作经历让殷浩有自己防暑妙招:心静自然凉。中午12点是午餐时间,殷浩和同事们一起吃饭、聊天,稍作休息后,又投入紧张辛苦的工作中。

在码头抢修十个年头

  今年49岁的卫祖杰已经在大丰港码头工作了十个年头。自加入大丰港码头,他便一直从事设备检修工作,每天奔走在码头上,负责8台门机、2台桥吊机和其他设备的检修。 

  7月23日一大早,卫祖杰收到通知,位于门机最高处的骆驼峰(离地面有50米高)的钢丝绳“跳槽”了。卫祖杰和同事们头戴安全帽,做好安全措施,一会儿就爬上了门机,而此刻门机表面的温度已经接近40℃。

  时间慢慢过去,温度迅速攀升,抢修队员们一个个大汗淋漓,工作服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中午12点半,抢修顺利完成,当卫祖杰同工友从门机上爬下来时,黏稠的油污沾满双手,汗珠顺着有些斑白的两鬓划过脸颊,被汗水浸透的工作服紧紧地贴着脊背。 “这两年码头不断发展壮大,我们机修班的事情也变得多了。六个人三班24小时在岗”,卫祖杰一边接过工友递过来的水,一边笑着说:“热也没办法,这是我们的工作。”

在五百多米的岸线上办公

  基本上到过大丰港码头的人,都会见到夏爱民的身影。他是那里一名现场调度,从南到北528米长的集装箱码头岸线就是他的办公室。他好似一个码头现场的CPU,各类信息汇总到他这里,他设计好流程,再从他这里发散到这个部门,每天高效率无误差地运转。

  早上一到班,夏爱民开始整理手头上的信息,等货船一靠泊,他便拿起手机开始打电话,一打就是十多个。“分别打给海关、海事、检验检疫、车队、仓库等不同部门,通知他们船到了,可以检查、装运、安排库存了……” 夏爱民一边说话,一边又登上了另一艘正在装货物的船舶,查看各个船舱的货物分配情况,防止船舱分配不均。
  船上的热气透过鞋底往上蒸,感觉像进了一个大蒸笼。夏爱民笑着说:“船体温度超过60℃,前几天海事的小同事还在甲板上煎蛋呢。”

  检查过船舱后,夏爱民没有休息,开始在码头岸线上巡查。热热的海风扑在身上,就好像黏在身上的外套一样。就这样,一天下来夏爱民来来回回巡查了六七遍,对讲机里不时传来他简短明晰的指令。(姜浩晴   齐云月   施佳莉   季唯平   刘冰心   蒋雷)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打印文章】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