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交通资讯 > 交通要闻
【两会•人民网】长三角一体化怎么看、怎么干?
发布日期:2019-03-14 16:09 浏览次数: 字体:[ ]

一天之内在南京长江脚边晨练、去上海陆家嘴商务会谈、到杭州西湖夜游,这样的生活离长三角居民还有多远?

2018年,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长三角一体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热词。一体化,“化”什么?怎么“化”?各地该如何做?两会期间,三位全国人大代表——上海社科院副院长张兆安、浙江省嘉兴市委书记张兵、江苏省交通运输厅厅长陆永泉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和大江东工作室合作推出的两会特别节目,与人民日报记者谢卫群、王伟健一起,畅谈长三角一体化即将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的深刻影响。

中央为何高度重视长三角一体化?

谢卫群: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习近平主席向世界宣布支持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并上升为国家战略。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当中又将长三角一体化列入2019年的重点工作。为什么中央决策层对长三角一体化如此重视?

张兆安:把长三角一体化战略上升为国家战略,这是整个中国区域经济发展大格局中重要的一招棋。

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有几个原因:一是长三角的地位。长三角三省一市区域面积占全中国的3.6%左右,常住人口约占全中国的16%左右,经济总量占全中国1/10,地位很重要。

二是区位因素。中国有两条最重要的经济带,长三角正好处在沿海经济带和长江经济带的交汇点,长三角发展水平越高,对两大经济带的拉动作用越强。

三是长三角是全世界第六大城市群。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既是中央交给我们的重大战略任务,又使得我们获得了新的发展机遇。

张兵:习总书记在浙江工作的时候就在谋划这样一个大的战略构想,当时他就推动长三角一体化提出要求,也采取了很多措施。总书记在浙江的时候提出“八八战略”,其中第二个战略就是要进一步发挥浙江区位优势,主动接轨上海,积极参与长三角区域的交流与合作,不断提高对内对外开放水平。后来总书记调到上海,很快率代表团到浙江考察,进一步推动长三角区域的统筹发展的问题。当时他对嘉兴也有明确要求,希望嘉兴成为浙江省接轨上海的桥头堡,成为接受上海辐射的门户。这些年来我们沿着这个要求,取得了一些成效。

架设“黄金通道” 打造枢纽型城市

王伟健:上海通往南京的高速公路见证了江苏与上海的融通,也见证了长三角一体化的发展。沪宁高速对长三角一体化起到了哪些作用?

陆永泉:沪宁高速公路实现了江苏高速公路零的突破,建成以后拉近了沪宁之间的距离,原来南京到上海要10小时,现在一下缩短到3小时。二是促进了沪宁沿线人员的联系和要素流通,1997年车流量就超过440万,2018年车流量是刚刚通车的8倍,交通运输部把它誉为“黄金通道”。三是增强了上海的辐射带动作用,推动了江苏产业结构的升级和沿线经济的快速发展。1998年,世界前500强企业就有一半的公司到沪宁沿线投资,2018年苏锡常的地区生产总值是通车时候的9倍。这些都充分体现了交通大通道的建设、省际交通的互联互通对经济和社会带来的先导作用。

王伟健:嘉兴在交通方面有怎样的部署?

张兵:原来有一句话叫“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嘉兴就在中央”,表明了嘉兴比较好的区位。事实上嘉兴的交通状况相当优越,无论是铁路、公路还是港口、航运都是相对比较完善,但总体上交通网络的便捷性、丰富性还不够。尽管嘉兴和上海、杭州、苏州、宁波都在1.5小时半径内,但离现代化的快节奏还是不够的。我迫切希望打造一个轨道上的“长三角”,向通勤化、一体化、立体化的方向构建更便捷的交通网络,打造升级版的互联互通。我们现在考虑把沪嘉城际轨道交通作为接轨上海的一号轨道,之后还希望加快推进通苏嘉甬高铁,从南通到苏州到嘉兴,跨杭州湾到宁波去,有可能的话再延伸到台州、温州到福建,这样沿海就有了大通道,另外还有东西方向的沪乍杭高铁,未来在嘉兴南站至少有7条高铁,铁路线的数量大概和公交枢纽同样多。

还有民航。我们目前有一个军用机场,准备改为军民合用的航空物流枢纽机场;发展航运,嘉兴是杭州湾北岸唯一有深水良港的城市,有比较长的海岸线,完全可以通过江海联运成为航运的枢纽。我们考虑依托这样的有利条件把嘉兴打造成长三角核心区当中的枢纽型城市。

交通一体化需加强系统谋划

谢卫群:江苏在交通一体化上做了哪些工作?

陆永泉: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具有很强的先导作用。交通运输一体化是区域一体化发展的基础和先导。

系统谋划长三角交通一体化的发展,首先要提高站位、放大格局、拓宽视野。

其次,要互联互通、合理分工、便利共享。既实现长三角的一体化,又能够更好地发挥长三角的辐射和带动作用。重大的枢纽要分工合理,着眼长远,要考虑三大国家战略叠加对交通发展的需求。加快推进长三角交通一卡通的互联互通工程,同时积极推动长三角今年取消省界收费站,同时还要积极打通断头路,让交通更通畅。

第三,加强统筹、强化协同、各扬所长。加强统筹,江苏要围绕国家战略做好谋划,主动加强省际间的联系,强化协作,各扬所长,既要发挥上海的龙头作用,又要彰显江苏公铁水空运输方式齐全、江海河水运优势明显的特点,打造江苏样板。

一体化让长三角百姓获得感满满

谢卫群:从宏观角度来看,长三角一体化还有哪些突破?

张兆安:去年以来,长三角一体化取得一些标志性成就。第一,去年年初三省一市联合成立了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第二,联合制定了“三年行动计划”,以前在中央层面有规划,然后各省市自己搞规划,现在三省市联合制定推出行动计划,这在以前也是没有的。还有让浙江百姓获得感满满的打通断头路,交通卡的同城效应,另外还有老百姓关注了很多年的医保卡异地结算。一个小小的点,实际上是制度层面的重大创新。相信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以后,同城效应、互相的协作发展成果会越来越多,效果会越来越好。

一体化进程中的阻碍如何破?

谢卫群:“一体化”的描绘很美好,但其实进程中困难和阻力很多。如何让一体化更加顺畅?

陆永泉:交通运输在一体化当中也面临很多问题,需要一项一项加以解决。比如取消高速公路的收费站,上海和江苏、浙江,因为收费标准、管理模式、系统制式不一样,需要进一步协同。

我想主要从三个方面来加以解决。第一,思想认识上要高度统一。第二,工作机制上要创新。最近江苏昆山和青浦之间有一条断头路打通了,得益于我们两地探索了“双方立项、一方代建”的模式,既解决了跨省审批的难度,同时保证了工程能够协同推进。这个模式也为省际之间协同推进、融合发展做了一个示范。第三,政策创新上要进一步探索。

张兵:一体化不单单是交通一体化,更关键的是实现要素间的自由流动,形成统一开放的市场体系。实际上这个问题正在破题,而且推进的速度很快。比如G60科创走廊涉及9个城市,在企业的营业执照申请方面已经实现当地受理、异地审批、当地发证。

很多区域制度的壁垒还要继续打破。比如高新技术企业如果到另一个省生产同类产品或办一个子公司,那里的认定需要很长时间,这就是一个壁垒。还有异地医保,因为数据不能联通,只能点对点进行,不能大规模铺开。一体化就是要针对这些问题,问题导向来加强顶层设计,区域联动加以推进,加以克服解决。

推进一体化顶层设计

王伟健:对标国际、国内城市群的发展,长三角一体化推进在顶层设计方面有哪些设想?

张兆安:核心就是体制机制问题。创设长三角一体化示范区是一个好办法。这个示范区与自贸试验区有异曲同工之处,建议中央给予示范区一些重大创新举措先行先试,把党的十八大以来赋予地方的一系列改革举措放在示范区里集中落地,率先突破,系统集成,创造一些跨区域的好的体制机制。特别是在规划管理、土地管理、投资管理、财税风险、社会政策这些方面,要开辟一系列冲破原来体制障碍的新的制度架构补缺工作,建设好了不但对整个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也对未来中国的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可以起到更好的示范作用。

未来:走遍长三角如在一家

谢卫群:长三角未来实现一体化,你们的蓝图是什么?

张兆安:长三角三省一市可能在地理位置有差异、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有差异,但未来上海人走到长三角任何一个地方,在体制制度方面觉得和在上海完全一样,反过来也是一样,长三角人到上海觉得就像自己家里一样,这就是一体化带来的最大好处,我相信那一天肯定会来的。

张兵:一句话来畅想一下我心目当中的长三角一体化,它应该是具有全球先进水平、具有鲜明的中国气派,能够引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世界级城市群。

陆永泉:未来在长三角交通出行不再会奔波疲惫,而是惬意享受——早上在南京长江脚边晨练、上午去中午上海陆家嘴商务会谈、晚上到杭州西湖夜游,都是努力奋斗和追梦的你。

文章来源:3月14日人民网强国论坛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